医院里的好男人
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14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、大排长龙的挂号和交费窗口,还有人满为患的候诊区,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。

  有的男人顶天立地又踏实温厚,行事稳健,从容不迫,一边把一切安排妥当,一边还不忘安抚照顾女伴,让人觉得有他在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考虑,安心地晕过去都行。有的男人温顺有余气魄不足,或是劳烦女人亲自出马与护士台交涉,自己跟在后面唯唯诺诺,或是被挺着大肚子的老婆皱着眉头呼来喝去。还有的男人则是让我观察两秒就胸闷加剧,想去急诊。

  我观察到的第一种男人,通常在三四十岁,架着斯文的眼镜,一身稳重得体的商务休闲打扮,看上去就是标准的好老公模样。从那在医院都游刃有余的架势就能推测,他们在外事业顺利,在家贤夫良父,是传说中的一家之主和顶梁柱。

  内心隐隐地羡慕顶梁柱们的妻子。在医院这个嘈乱的环境下,病中柔弱而敏感的女人一定会被靠谱的老公感动,但是反之,若是对身边的男人哪怕有一丝心凉失望,恐怕日后也很难弥补。

  “看病就医这个麻烦事真是男人的试金石,瞬间了解什么叫‘可托付’。”我把感想写在朋友圈,得到了一干认同。

  “我好难受,有点喘不上气。”那天上午10点多,我在会场上给他发了这条微信,然后就一头栽向了旁边的同事。

  再与男朋友联系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,其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二次上救护车和第一次插氧气,心率也已从每分钟四五十次回到了68次。

  我用扎着针的手轻描淡写地打字:“没事了,我已经在医院了,刚才就是晕过去了,你别担心。”

  “你在哪个医院?”“医生已经看你了吗?”“医生对你说什么了?”这个正在赶当晚要交的论文的日本小哥翻来覆去地发来这几句话。

  与此同时,我的两位同事正在为我忙前忙后。办手续、联系医生,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,还买来了午餐和热饮。

  “小男朋友呢?快叫过来给我们鉴定鉴定。”见我情况稳定,同事也放下心来,坐下来陪我聊天。

  “他离这太远,又忙着写论文呢,就不折腾他了。”我一边笑着回答一边摁手机,“我没事,你不用过来了”。

  首先他太年轻了。还没走出校门的他,跟我认知中“可托付”的成熟男士相距着十几年的社会历练。虽然他平日里细心体贴,可是那一张单纯听话的正太脸,“嫩”到让我简直质疑他是否适合出现在严肃的场合。

  其次,我那两位工作能力极强的已婚同事已经把我照顾得很好,男朋友过来了也没有用武之地。医生飞舞的字迹和护士不羁的语速,估计也会让这名日本留学生晕菜。

  再者,性格腼腆如他,跟我的好朋友见面时都害羞到瞬间不会说中文。他要是来了,我这个爱操心的人总要想着如何“安置”他,想着他跟我的同事聊不聊得下去,聊不下去会不会尴尬……

  就这样,我独断地剥夺了他来医院探视女友的权利。他虽不多做挣扎,我能感觉到,手机那头的人蔫蔫的,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。

  “可能是我作为女汉子独立惯了,不习惯依赖男朋友。”我这样向远方的闺蜜总结。

  “如果你还在医院的话,还是让他来照顾你吧。”闺蜜在微信上劝我,毫不斟酌的用词是否伤及我男友:“再弱的男生,在这个时候都会希望女朋友依赖他的吧。”

  我说我现在一个人在家,也希望有他在身边,但是他今晚要交论文,还是算了。并且,今天让我觉得,我很喜欢也信任我的男朋友,可是,对于他年轻的肩膀是否可以依靠,我还不是完全有信心。

  我正说着“什么叫过来了”,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从海淀赶来的外卖小哥,提着一个大袋子,鼻头冻得红红的,头发酷炫地往后翘。小哥进来之后像机器猫一样,一件件往外掏东西,参鸡汤、蜂蜜生姜茶、优酪乳、电解质饮料……

  我愣在客厅,他直接进了厨房。我跟到厨房看他,他一边忙活一边转头对我说,“你别碰水”“你快坐着”“你去睡觉”“好好地做你的病人好吗”。

  我心里有愧,跟他道歉。我说:“对不起下午没有告诉你我在哪个医院,那么远我不想麻烦你。”

  “什么叫不想麻烦我?”他的神色有些泄气,郑重地说:“我知道我的中文不好,帮不上什么忙,可是我是你男朋友,我不是别人。”鼻子一酸,竟无语凝噎。

  那一刻真是觉得又感动又好笑。的确,我的男朋友还那么青涩那么稚嫩,还要被女友欺负,被论文摆布。

  可是,他有一颗爱我的心。那是一粒种子,它会生根、发芽、长成参天大树。因为有它,我会陪他一起成长,他会为了我而成熟。

  我开始确信,这个温柔的大男孩,有一天也会成为我在医院里见到的那种好男人。

  在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、大排长龙的挂号和交费窗口,还有人满为患的候诊区,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。

  有的男人顶天立地又踏实温厚,行事稳健,从容不迫,一边把一切安排妥当,一边还不忘安抚照顾女伴,让人觉得有他在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考虑,安心地晕过去都行。有的男人温顺有余气魄不足,或是劳烦女人亲自出马与护士台交涉,自己跟在后面唯唯诺诺,或是被挺着大肚子的老婆皱着眉头呼来喝去。还有的男人则是让我观察两秒就胸闷加剧,想去急诊。

  我观察到的第一种男人,通常在三四十岁,架着斯文的眼镜,一身稳重得体的商务休闲打扮,看上去就是标准的好老公模样。从那在医院都游刃有余的架势就能推测,他们在外事业顺利,在家贤夫良父,是传说中的一家之主和顶梁柱。

  内心隐隐地羡慕顶梁柱们的妻子。在医院这个嘈乱的环境下,病中柔弱而敏感的女人一定会被靠谱的老公感动,但是反之,若是对身边的男人哪怕有一丝心凉失望,恐怕日后也很难弥补。

  “看病就医这个麻烦事真是男人的试金石,瞬间了解什么叫‘可托付’。”我把感想写在朋友圈,得到了一干认同。

  “我好难受,有点喘不上气。”那天上午10点多,我在会场上给他发了这条微信,然后就一头栽向了旁边的同事。

  再与男朋友联系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,其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二次上救护车和第一次插氧气,心率也已从每分钟四五十次回到了68次。

  我用扎着针的手轻描淡写地打字:“没事了,我已经在医院了,刚才就是晕过去了,你别担心。”

  “你在哪个医院?”“医生已经看你了吗?”“医生对你说什么了?”这个正在赶当晚要交的论文的日本小哥翻来覆去地发来这几句话。

  与此同时,我的两位同事正在为我忙前忙后。办手续、联系医生,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,还买来了午餐和热饮。

  “小男朋友呢?快叫过来给我们鉴定鉴定。”见我情况稳定,同事也放下心来,坐下来陪我聊天。

  “他离这太远,又忙着写论文呢,就不折腾他了。”我一边笑着回答一边摁手机,“我没事,你不用过来了”。

  首先他太年轻了。还没走出校门的他,跟我认知中“可托付”的成熟男士相距着十几年的社会历练。虽然他平日里细心体贴,可是那一张单纯听话的正太脸,“嫩”到让我简直质疑他是否适合出现在严肃的场合。

  其次,我那两位工作能力极强的已婚同事已经把我照顾得很好,男朋友过来了也没有用武之地。医生飞舞的字迹和护士不羁的语速,估计也会让这名日本留学生晕菜。

  再者,性格腼腆如他,跟我的好朋友见面时都害羞到瞬间不会说中文。他要是来了,我这个爱操心的人总要想着如何“安置”他,想着他跟我的同事聊不聊得下去,聊不下去会不会尴尬……

  就这样,我独断地剥夺了他来医院探视女友的权利。他虽不多做挣扎,我能感觉到,手机那头的人蔫蔫的,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。

  “可能是我作为女汉子独立惯了,不习惯依赖男朋友。”我这样向远方的闺蜜总结。

  “如果你还在医院的话,还是让他来照顾你吧。”闺蜜在微信上劝我,毫不斟酌的用词是否伤及我男友:“再弱的男生,在这个时候都会希望女朋友依赖他的吧。”

  我说我现在一个人在家,也希望有他在身边,但是他今晚要交论文,还是算了。并且,今天让我觉得,我很喜欢也信任我的男朋友,可是,对于他年轻的肩膀是否可以依靠,我还不是完全有信心。

  我正说着“什么叫过来了”,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从海淀赶来的外卖小哥,提着一个大袋子,鼻头冻得红红的,头发酷炫地往后翘。小哥进来之后像机器猫一样,一件件往外掏东西,参鸡汤、蜂蜜生姜茶、优酪乳、电解质饮料……

  我愣在客厅,他直接进了厨房。我跟到厨房看他,他一边忙活一边转头对我说,“你别碰水”“你快坐着”“你去睡觉”“好好地做你的病人好吗”。

  我心里有愧,跟他道歉。我说:“对不起下午没有告诉你我在哪个医院,那么远我不想麻烦你。”

  “什么叫不想麻烦我?”他的神色有些泄气,郑重地说:“我知道我的中文不好,帮不上什么忙,可是我是你男朋友,我不是别人。”鼻子一酸,竟无语凝噎。

  那一刻真是觉得又感动又好笑。的确,我的男朋友还那么青涩那么稚嫩,还要被女友欺负,被论文摆布。

  可是,他有一颗爱我的心。那是一粒种子,它会生根、发芽、长成参天大树。因为有它,我会陪他一起成长,他会为了我而成熟。

  我开始确信,这个温柔的大男孩,有一天也会成为我在医院里见到的那种好男人。